5月23日,“喜迎二十大 中华文化边疆行——走进玉溪”系列文化活动启动,其间,云南大学教授、云南省文史研究馆馆员林超民以“璀璨的明珠——玉溪的历史地位与文化贡献”为主题作了一场精彩的讲座。林超民是著名的民族学和历史学专家,知识渊博、见解独到,他的讲座对于我们深入了解玉溪的历史文化,建设文化强市,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具有很大的教育和启发意义。现撷取讲座的精华,以飨读者。

牛虎铜案地位不亚于滇王之印

玉溪市是祖国西南边疆一颗璀璨的明珠。玉溪最有名的两座山:一座是帽天山,另一座是李家山。两座山是玉溪的、云南的、中国的,也是世界的。

帽天山埋藏着大量5亿多年前的寒武纪生物化石,为揭示地球早期生命演化的奥秘提供了极其珍贵的证据。地球上目前发现的这样的化石地只有几处,并且化石的丰富程度及保存完整度远不如帽天山,可见帽天山化石群在世界范围内极其稀有和珍贵。

帽天山化石的发现具有重要的人文价值,昭示我们:要正确认识生命的起源;对大自然要心怀敬畏;要珍爱生命,与大自然的各种生物和谐共处。

李家山出土的青铜器,在全国乃至世界都有十分重要地位。云南古滇青铜器主要分布在三个地方:昆明的羊甫头、晋宁石寨山、江川李家山,这三个发掘地点的坐标在地图上几乎处于同一条由北至南的直线上,这不是巧合,而是古滇人精心的设计。这无疑是滇人三大酋邦的中心区域。这片区域就是滇文化的重要发祥地。同时也说明,滇文化不仅存在于昆明滇池的周边,还涵盖了玉溪的江川与澄江。值得注意的是,这三个墓葬群的西边就是易门,易门有丰富的铜矿资源。这三个墓葬的铜来源地无疑是易门。

李家山出土的最精美、最宝贵的文物就是牛虎铜案。第一次看到牛虎铜案的时候,就能感受到王的精神气场,让人产生敬畏之心,感受到古人在同天对话。牛虎铜案是王与天沟通的神案,是天地人沟通的礼器。

晋宁石寨山出土了滇王之印,学者就将石寨山定为滇王的墓地,将石寨山周边定为古滇王国的中心。其实,滇王之印是汉武帝在公元前109年益州郡建立后才颁发给滇王的。李家山牛虎铜案的历史一定早于公元前109年,是滇王通天的法宝。它反映的是一种王者气概,其历史地位与文物价值一点都不亚于滇王之印。

1972年牛虎铜案出土后,复制件很快就送到北京人民大会堂云南厅,成为云南最为重要的标志。

李家山为代表的古滇青铜器,可与中原青铜器、四川三星堆青铜器媲美。

中原地区出土的鼎显示的是尊贵与权力,李家山的青铜器显示的是天地人三者的有机结合。李家山的青铜文化有一个重要的特点就是器物上铸了众多栩栩如生的人物,特别是三骑士铜鼓上武士塑像,比欧洲的骑士要威武、古老得多,可称之为世界艺术的精品。         

过去,法国人、德国人在越南的东山考古发掘,发现了东山铜鼓,就宣布东山是铜鼓和东南亚青铜文化的发源地。随着云南考古的进行,我们在楚雄的万家坝发现了世界最早的铜鼓,在祥云的大波那发现了铜棺,在羊甫头、石寨山、李家山又发现栩栩如生的青铜文化,证明了云南是东南亚青铜文化的中心,是西南青铜文化的高峰、中国青铜文化的绝响。

李家山和石寨山的发现都属于滇青铜文化,但李家山出土的器物的种类之丰富、铸造之精良、形象之美好、范围之广泛,都超越了羊甫头和石寨山。李家山的发现告诉我们一个道理,云南并不落后,早在战国时期就有了发达的青铜文化,足以同中原的青铜文化相媲美,古代的云南并不蛮荒。

玉溪是“一带一路”的黄金通道

玉溪有非常好的经济优势,物产丰富,生物多样,适宜人居住,是黄金也买不到的地方。

历史上的丝绸之路,除了北方丝绸之路、海上丝绸之路外,还有一条经过云南的西南丝绸之路,它们都是从东到西延伸的。在云南历史上,以玉溪为中心的地区,恰好有一条从北到南的黄金通道,从玉溪向北经昆明到四川、西藏;从玉溪向南通往越南、老挝、泰国。这条路将北方丝绸经济带、西南丝绸之路、海上丝绸之路连接起来。这条路从南到北,与三条从东到西的丝绸之路相交,把三条丝绸之路连起来。所以说,是丝绸之路上的枢纽。  

这条黄金通道很早就已经出现了。

众所周知,北方丝绸之路是西汉时张骞通西域才打通的。张骞到了大夏,看到了两件来自西汉内地的商品:筇竹杖和蜀布,就问这些东西是怎么运到大夏的。当地人告诉他是通过“蜀印度道”运来的,这条通道最重要的一环就在云南。后来,张骞回到长安,将他的发现告诉了汉武帝,汉朝才派人到云南打通南方丝绸之路。

宋代海上丝绸之路开通,北方的丝绸之路则因为战乱而中断。海上丝绸之路也因为有台风等恶劣气候,不是一年四季都能通行。而南方丝绸之路沿线四季如春、文化多元,从古至今畅通无阻。

到了唐代,南诏国建立以后,以大理为中心设置了七个节度,两个都督(会川都督、通海都督)。设置在通海县的通海都督是一个军事机构,管辖范围相当于今天的玉溪市、红河州、文山州等州(市)。为何要设置通海都督?为何取名“通海”?因为南诏国想通往交州、安南,寻找出海口。

玉溪北面是昆明市,西南是普洱市、东南是红河州、西北是楚雄州,所以有“省垣屏障”之称,又称为“滇中走廊”“迤南咽喉”。从昆明到普洱等滇南州(市),高速公路、高铁都要经过玉溪,它们是云南的“通海之道”,连接东亚、东南亚、南亚、西亚四个地区,太平洋、印度洋两个海洋。可以说,玉溪是将丝绸之路经济带与海上丝绸之路连接在一起的枢纽,是“一带一路”之间的黄金通道。

星汉灿烂 名人辈出

提到玉溪的名人,可谓“星汉灿烂”,名人辈出。

首先要说的是李恢,它是建宁郡俞元县(澄江)人,东汉末年任建宁郡督邮。蜀汉建立后,任庲降都督、交州刺史,跟随丞相诸葛亮讨平南中大姓叛乱,立下赫赫战功。作为蜀汉第二任庲降都督,他在叛乱平定后积极调配南中物资,有效地支持了蜀汉政府的财政。

诸葛亮平定南中,成了民族团结友好、天下一统的象征,李恢是他的得力干将,却被他的光辉掩盖了。可以说没有李恢,就没有诸葛亮平定南中的胜利,就没有南中的安定,没有南中的安定,后来天下的一统就很难实现。

结合现实,澄江的赵士麟值得一提。

郑成功将荷兰人从台湾赶走后,收复台湾。后来,康熙皇帝派兵统一台湾。台湾统一后,如何治理?朝中分出了两派,其中一派认为台湾是一座孤岛,还是交给荷兰人去管吧。反对派的代表云南人赵士麟认为,应该在台湾设府设县进行管辖,并向朝廷递交了《台湾善后疏》,详细阐述了台湾的重要地位、治理台湾的方略。赵士麟由此得到了康熙皇帝看重,在朝野声望倍增。作为一个云南人,赵士麟天下的眼光、统一的眼光,对于今天我们反对“台独”,实现祖国统一有着非常重要的现实意义。

在聂耳的故乡玉溪,重点要提一下聂耳。

历史上首次将“中华”与“民族”两个词合在一起,作为书面语言使用的是梁启超,而第一次把“中华民族”四个字谱进乐曲的是聂耳。他把“中华民族”四字谱成音调,这个曲调成为中华民族的共同旋律。

无论你是汉族还是少数民族,无论你生活在中国的土地上还是在海外侨居,只要响起《义勇军进行曲》“中华民族”这个音符的时候,我们就有了共识,就凝聚在了一起,这个音符成了中华民族的精神象征,《义勇军进行曲》也就不仅仅是国歌,还是中华民族共同体的音乐表达,这种表达胜过千言万语。每当听到这个音符,我们的心情就会激荡起来、热血就会奔涌起来、精神就会振奋起来。

玉溪人脚踏实地、实事求是,又敢于大胆创新;玉溪人奋发上进、敢于进取,郑易里、聂耳、曲焕章、普朝柱、戴永年……他们的人生就体现了这种精神。现在玉溪市要打造“一极两区”,靠的应该就是玉溪历史文化中蕴含的自强不息的精神、奋发有为的意志、人与自然和谐的思想。

玉溪日报全媒体记者 蔡传兵/文 曾永洪/图


点赞(0) 打赏

Comment list 共有 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微信小程序

微信扫一扫体验

立即
投稿

微信公众账号

微信扫一扫加关注

发表
评论
返回
顶部